广告位
产品搜索
 
你的眼睛,终不会欺骗,我愿意终身解读你的默默无言
作者:作者3    发布于:2019-05-28 09:06:12    文字:【】【】【
摘要:花开的夜,风轻柳舞,细碎的花瓣扑在脸上,透明的冰凉。我静伫在芳草萋萋的河畔,独守一轮明月,想你会不会乘着一叶莲舟,踏水而来,你说,你已倦了闲数落花、坐看云起的平淡。你要放眼山河,看那茫茫尘世、浩浩风烟。你要让彼此的思念,明灭于远山近水之间。你说,怀念温馨的日子,会来找我。你不来,我不敢老去。菡萏深处,白

花开的夜,风轻柳舞,细碎的花瓣扑在脸上,透明的冰凉。我静伫在芳草萋萋的河畔,独守一轮明月,想你会不会乘着一叶莲舟,踏水而来,你说,你已倦了闲数落花、坐看云起的平淡。你要放眼山河,看那茫茫尘世、浩浩风烟。你要让彼此的思念,明灭于远山近水之间。你说,怀念温馨的日子,会来找我。你不来,我不敢老去。菡萏深处,白驹过隙,描金箱里包裹的花种,寂寞了一季又一季。你说采撷它,花了你整个秋天的心思。而我保存它,却用尽了一生的眼泪。曾经,想要与你禾锄暮耕,在这花阶柳间,洒下芬芳满园。春去春回,不见你翩然而至的身影,千滴白露落成莲花。我唯有伴着如豆的青灯,粒粒细细地揉捻,让指间在生硬中麻木,让心渐渐僵冷。你曾说,向往临水而居、风入松林的感觉,可以坐拥书城,可与娉婷佳人,剪烛西窗,于是,沿着水畔蜿蜒的石径,我为你觅到了这处僻静清幽的别苑。

这里,没有素琴韵调喑哑洞箫,没有檀木香屑瘦笔如花,但有爬满青藤的门扉,细密婉约的竹帘,偶尔,疏雨摇碎窗外的一树琼花,如诗如雪,更尤如走进了六朝古画。这里是你梦寐已求的家园吗?我端坐如云,微笑的眸子想像你初见时的欢颜。如果你来,我会为你沏一壶茶,研一砚墨,捧一卷书,让衣袖上的花香,不经意地飘落在你眉间手心。或是依偎身旁,从迷乱的繁星看到摇曳的树影,从木棂的窗看到白玉盏的杯,再看你我欢笑的容颜,在碧绿的涟漪中蓦然溢浮,腾腾地暖,幽幽的香,瞬间开成灿烂的芬芳,如果你来,我会挽一束青丝,点一瓣心香,与你月榭携手,共赏藕池千朵;陪你露桥闻笛,击鼓而歌,任由衣袖里的瘦骨咏出婉约诗词,任由凌乱的脚步舞碎晶莹露珠。只是你会不会来?你的诺言,太重,压了前世再压今生。愈行愈远的跫音中,我孤立的身影苔迹斑驳。霜,憔悴了红颜;泪,浸湿了素衫。唯借明月相问,记否当年青灯古卷欢舞轻罗小扇,月榭携手遥看碧海青天?http://www.yh31.com/

早知道,倾心相遇,只能换得一季的美丽,聚日苦短,偏偏割舍不下上天的赐予。秋水之上,红尘之中,以为自己会很努力地追溯你,寻上去,到一个没有阻隔的轮回中去,许你,以我的所有,没有顾虑,没有虚词;给你,以我的生命,为这缘,绾结同心。而伶仃长夜,芭蕉落雨,入耳尽是滴滴密密的哀愁。执笔之间,前尘往事,散若云烟。你我,终不再是风花雪月的少年。若你愿入我梦,能否告之,还会有纠缠前生后世的因果么,连美丽的誓言都湮失在风的背后了,还有什么是真的。是会说话的寂寞,还是哀伤夜里独自睡去时的温柔一笑?翻开的书页,已轻轻合上,纵纵横横的枝桠间,寻不到旧日孤独的帛巾,苍白的手唯有无力地垂落。今夜,想说给你听,不管缘起缘落的沉浮,还是镜花水月的虚无,对你依旧是挥之不去的痴恋,弃之不去的心苦。不能为你留驻最美的容颜,唯有折一身瘦骨,怀几页素笺,让刻骨记忆,带着瓣瓣心香,在纸的一端飘舞成花。

只要记得,曾经有一个我,曾经有一个你,曾经地相处过。秋夜,凉风乍起,轻寒阵阵,侵人肌肤。窗外是一片竹林,秋风瑟瑟,落叶飘零,偶有几片飘落案头。想起曾经是那样生机勃发、郁郁葱葱的竹林,也在无奈之中失却了醉人的翠绿,虽不悲秋,却总也难免些许的落寞与惆怅。入秋以后,每到夜晚,窗外的竹林中总有一只不知名的小虫在那里坚持不懈地鸣叫,声音清亮而悦耳。秋夜,我如一颗冷静的石头,在世事的浮尘中沉下去,不再回首不堪的往事。独坐窗前,屏气凝神,静静地聆听窗外竹林中秋虫的鸣叫。我无法断定这是一个怎样弱小的生命,但我坚信对于生存,它绝对是一种无比美丽的方式。在这个生命纷纷退色的季节里,它的鸣叫是那样的坚强而亮丽,不知疲倦,始终如一,把寂寞萧疏的秋夜和我的思绪渲染得生机腾腾。就这样,我一身的辛劳和疲惫被秋虫的鸣叫荡涤殆尽。直到有一天深夜,它那充满生命活力的鸣叫嘎然而止,像正在演奏美妙音乐的琴弦突然绷断,在瞬间完成了美丽的终结和生命的绝响。

这一个夜晚,我伫立窗前,静静等候,直到东方破晓,清晨,我披衣出门,在竹林中轻轻举步,苦苦寻觅。我知道它也许已经像一滴水溶进大海一样在秋夜里消失得无声无息、无影无踪,我也知道我的寻觅仅仅只是珍惜生命的一种形式,然而我还是衷心希望它仅仅是因为疲倦而暂时停止了歌唱,或者是带着美好的心愿酣然入梦,尽管此时此刻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我还是渴望它的歌声再次响起,然而,我只能在自己的皱纹里寻找岁月的年轮,却再也无法在眼前的竹林里听到它的声音、看到它的踪影。只有竹林中渐渐枯萎的草尖上闪耀着星星露珠,仿佛是夜晚不经意的泪,对一个如此执着的生命。我坚信,明年的秋日,你又高歌,但会不会还是你呢?世事苍茫,我如一个孜孜以求的旅人,不停地行走在人生的旅途上,总有说不尽的坎坷与艰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岁月的长河中渐渐逝去了我的年华与青春。步履维艰之中,时时想起秋虫的鸣叫,总不失坚贞与执着。

因此,每当我面对自己苦苦追求的目标,就像辛勤耕耘的农人面对颗颗金黄的稻谷,似乎看到了生命之树结出的累累硕果,收获更多的是成功的喜悦和对艰辛的释然。岁月如歌,默默前行,我不知道要面对怎样的目光。我深知自己渺小如秋虫,但我时时牢记让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注满清新,满怀信心走进明天的期待与注视。我把真诚交给微笑,把庄严交给公正,握紧每一双迟疑的手。我举起的臂膀是永远绷紧的纤绳,拉起岁月的风帆,尽管不时会遇到猝然而至的暴风雨,但我有了对生命的理解,于是,我的每一个日子都是崭新的开始。我力求让执着追求中的生命每一刻都闪闪发光。秋夜,秋虫的鸣叫久久萦回。把握生命,是生命对生命的一种永恒的启示!银汉迢迢,灯光熄灭,时间隧道无限黑暗。夜晚的寂寞,象抽不完的线纱,紧紧缠住一颗孤独的心。沉重的黑暗掩藏了过去的真实,疲惫的心情无力回味艰辛。点亮那盏心中的明灯,我不再睡去。夜色不能吞噬我的思绪,你的笑声,在心头荡漾。遥天远地,关山万里,怎样才能走出夜色迷离,走出思念的边缘,触摸你的梦境?你的梦中,可曾听到我的脚步声?

千里明月,一寸相思。幽寂的夜晚,月儿是你的一滴不落的泪珠。嘶哑的汽笛,顽固地撕开夜晚的宁静,今夜依然无眠。思念,如瀑布飞泻,心,开始远行。爱上回味,哪怕是一颗坚硬的石头,也要反复咀嚼,品味脉脉温情。也许,舌尖只能是苦涩的根,它永远不会欺骗,每一个愿望,都只能平添苦痛。不要挥手,不要离别,只想留下你夜风中飘摇的身影。钟停了,时间却不会终止。即使没有梦境,我的夜晚也只属于一个方向。目光失去层次,永恒单一的色调,固执地渲染一颗苦难的心。记忆的河边,总有几朵素净的小花,开放在寂寥的心情里。在你每一次转身的时候,我只有忍受心灵的剧痛,不愿作出凄凄切切的回答。太多的艰辛,沤红期盼的眼睛。孤独象一把锈蚀的钝刀,无情地宰割着我思念的心灵。独自承受沉重的孤独,倾心写出微笑的句子,走进你遥远的视野。于是,高扬彩笔,任心思在夜幕上抒情。月白风轻,云影飘逝,在宁静中纵情泼洒温馨和激情,让你相信,每一个漫漫长夜,都将拥有一个绚丽的早晨。

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从冷漠的夜晚出走。夜色如水,长风当帆,扬鞭催马,乱云飞渡,不知何时能够结束艰难的征途,到达你的彼岸?时间是一把永恒的钥匙,为何不能打开温情的锁?把一切都拒之门外,让思念发酵,开放出点点繁星,聊以点缀单调的夜晚。潮湿的目光,走进缄默的荒野,黑色的夜空,是我的草帽。透过多事的季节,我坚定该去的方向。前路漫漫,风雨兼程,泥泞的路程中,艰难的日子,一个一个丢在身后。想对自己说一个美丽的故事,回望青山不老,形影依旧,只好迈开沉重的脚步,如同推动默默运行的地球。不愿回首,不愿回首。日暮苍山,落叶飘零。不敢慷慨,悉心扼守自己的夜晚,让心顽强地走向黎明。打开阴晦的窗子,黎明总会给山野全新的注释。晨雾悄无声息,飘然远去,擦亮这一个崭新的开始。渴望在纯净善良的早晨,告别潇潇秋雨告别忧郁,清风吹开胸怀,飘散长发如黑色火焰,天地间弥漫着无语的牵挂。

你的眼睛,终不会欺骗,我愿意终身解读你的默默无言。遥远的天际,泪光盈盈。今夜,只要你的泪水有一滴是永远属于我,我将面对过去的日子,用深深的感动书写生命。烟尘四起,乱石嶙峋。汹涌的潮水终会将我淹没,尖利的痛楚将会把我洞穿。有一个声音真诚地告诉我,回去吧,不要从这里经过。我知道,夜晚总会有难以预料的凶险,夜晚的黑暗有如无底的深渊,夜晚不会有阳光灿烂,夜晚的故事总是没有结尾,但我还是要在夜晚继续一个透明的童话,一个温暖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我们真情相约,心手相牵,相依前行,走向遥远,宁愿流浪在你的心里,你的笑容是一面明媚的旗帜。哪怕飘荡一生,心中的旗帜永远也不会退色。回顾来路,惟有坚贞。拥有你的牵挂,如同拥有温暖的阳光,拥有和煦的春风,拥有所有的幸福。想念你的时候,我会用真诚感谢命运。即使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我的夜晚依然丰富,我的情思依然丰满。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5-28 17:06:09)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