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时间就像我们逐渐发福的身体一样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9-05-18 09:26:28    文字:【】【】【
摘要:迈过这道大门前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除了共同经历过一次高考,还有一颗十七八岁的心,怀揣着一个橄榄绿的梦。 记得强化训练期间那唯一一次的集体外出,我们穿着被汗水浸得咸味十足的夏常服去明珠影剧院,回来的路上黑咕隆冬的。这座陌生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繁华的夜景不免让人失望,直

迈过这道大门前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除了共同经历过一次高考,还有一颗十七八岁的心,怀揣着一个橄榄绿的梦。

记得强化训练期间那唯一一次的集体外出,我们穿着被汗水浸得咸味十足的夏常服去明珠影剧院,回来的路上黑咕隆冬的。这座陌生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繁华的夜景不免让人失望,直到前排的战友发现了一个灯火辉煌的建筑高兴了一阵子立马又安静下来,居然是我们学院的大门……出来走走迟早要还的。

高大的身影加上洪亮的嗓门,再配上新月般锃光瓦亮的脑门,亲爱的战友,你想起了谁?记得队列前初见面的时候,政委笑容满面的说:“你们不要看我现在这么严肃,其实我这个人很随和。”当时差点没忍住笑。后来才发现,这个笑话不太冷,那次电脑事件让我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政委不发火,火大掀屋顶。

浓重的眉毛,炯炯有神的眼睛,军人的气质在你的身上展露无遗。刚铺展开军旅生涯的我们能遇上你是我们的幸运。董队,是你让我们懂得了军人的职责;是你让我们体会到了军人的血性;是你让我们知道了军队的威严,听着你的口号走在队列里很踏实。

一位大我们四届的师哥在聊天的时候感慨:军校那么多年,临走回忆还是军训那段时光最有意义,最有味。原来叠被子也是一种娱乐;原来被子也可以薄的跟笔记本一样的;原来被子也是通人性的,开会训练回来,长得丑的被子是会傻咧着嘴欢迎自己主人的……当然咯,磊哥也在队里;紧急集合哨听成早上起床哨是很惨的;茶缸是用来弹烟灰的;烟抽一半是可以直接塞口袋里的;这里的雨是晚来急的,总是坚持不到早上六点过;国庆晚上全身只套个常服,光膀子系条领带蹲着也挺凉快;站军姿是可以打瞌睡跌倒再爬起来的;密林深处单枪匹马提两锤的汉子呦,晚上睡着了记得把攥在手里的诺基亚藏好,队长是要查房的。

那三位政委特地请来为我们晚上训练“加餐”的活宝,你们最近还好吗?还想再听焦区整一次队:“疼!向右咔叽……疼!”我们何时才能再聚到一块,一起赏花、赏月、赏莉莉;马莉姐,要不咱今晚歇歇呗,集体带到A304去看个电影,明晚保准练得倍棒,您看成不;浪奔,浪流,浪里滔滔的水流不尽。来到部队就不要把自己当人看!男人不能说不能,女人不能说随便,你带给我们太多的语录。临走的前几天,总能看到吉强哥熟悉的身影,虎背熊腰蹲在食堂旁的马路牙子上,茫然若失的望着来往的人。其实我不想走,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留下来……

军训那时的中秋晚会,政委的一首母亲绝对是可以上星光大道的;唱愚公移山是会脸红脖子粗的;弢神的跆拳道是杠杠的;吃苹果大赛刀疤永远是第一的。记得吗,原本在家早已经吃腻的月饼水果,因为有你一起分享变得分外好滋味。回想军训那时的我们,再看看现在的师弟师妹,黑皮还没褪就成双成对的扎堆在楼道梯脚,感慨当时真的很纯洁。

有那么一段时间,同桌小五喜欢操着一口纯正的贵州话反复念叨:石阶上最铜鼓的是上锅;根铜鼓的是天天上锅;锥锥铜鼓的是天天上锅还挂锅。军校里没有享受过地方随便逃课的待遇,还备受五十九分折磨的战友们,让我们向催眠不倦的老师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顶礼膜拜

依稀记得某位物理老师的雷人语:生前何必贪睡,死后必会长眠……

四年话剧的演艺生涯:大一的时候是抗震救灾的英雄;大二的时候还是保家卫国的民兵;大三的时候就沦为狡诈的小日本;大四……果断不敢演了。李老师,群众演员真的伤不起呀~伤不起。

时间就像我们逐渐发福的身体一样,似乎感受到了地心的召唤,变得越来越快。以前出大操就像大飞出恭,怎么也拉不完;后来一睁眼一闭眼再一睁眼就过了;再后来连眼皮也懒得抬,啥时过的也不知道。每一个没有大操的早晨六点半,我们不是在睡回笼觉就是在睡回笼觉的路上。早上十二点和下午五点是一天里最令人紧张的时刻,因为我们不知道台上唾沫横飞的老师会不会因为一个十分脑残的理由让人吃不上饭。要是到了周末,美好的一天一般都是从脚趾点开电脑开始,直到电脑关机结束。其实我很想知道,大部分的战友是不是和我一样,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大都不知道自己过的是星期几。终于盼到放假回家,发现地方大学的他们365天都过得多姿多彩。而不像我,无论怎么瞧都像只活了1天,重复了3天。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5-18 17:26:23)
标签:标签6 标签3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