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知道若干年后的人生,再也不会有人惦记我们的存在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9-05-18 09:26:28    文字:【】【】【
摘要: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分割着辨不清颜色的天空。浮动着大朵大朵铅灰色的云。月光照不透。对面人家光线微弱,来不及照穿整条冗长的走道。偶尔的身影,在夜色里浮出一圈浅浅的黑色轮廓。沉默的脸,在冬天夜晚微薄的光线里看不出表情。小小的窗户。把光线分割成规则的样子照在我的脸上。有拖把散漫在一边。 心安理足的生活着,很知足,也很舒服,一样的,也很孤独。如同贴身的羊毛衫,不昂

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分割着辨不清颜色的天空。浮动着大朵大朵铅灰色的云。月光照不透。对面人家光线微弱,来不及照穿整条冗长的走道。偶尔的身影,在夜色里浮出一圈浅浅的黑色轮廓。沉默的脸,在冬天夜晚微薄的光线里看不出表情。小小的窗户。把光线分割成规则的样子照在我的脸上。有拖把散漫在一边。

心安理足的生活着,很知足,也很舒服,一样的,也很孤独。如同贴身的羊毛衫,不昂贵,却有凉凉的依赖感。身形消瘦,锁骨分明。

就是这样的世界。每天每天这样的夜,抽丝般地缠绕成一个透明的茧。孤独高傲所铸就的心脏容器里,被日益灌进粘稠的墨汁。

就像是横亘在血管里的棉絮,阻碍着血液的流动。心里总是满当当的压抑感。

少年你还记得么。某些现在勉强可以回忆起来的事情,开始在日光苍白寂寥的夏天。那样的日子。眼里蒙着的断层是只能看到咫尺的未来。

十二岁的脸,平静的曝晒在夏日的阳光下。皮肤透明的质感,几乎要看见红色的毛细血管,静静地望着自己。声音温柔的像是一池三十七度的水。

这些字眼在那一年夏天,潮水般的覆盖住年轻的生命。像是在年轻的心脏里,撒下了一大把荆棘的种子。

身体浮在空中。落不下来。落不到地面上脚踏实地。

我非常想去相信一个人。非常想。可是我不敢。对不起。

三年后我站在这里。对面的地上有只白色的猫。不是淼淼。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从血管里流进了心脏,就像是喝到太甜的糖水,甜到喉咙难过的痒。心上一层灰色的膜。心里难受。恨不得这里被扔下一个炸弹,轰的一声,天下太平。

有一些隔绝在人与人之间的东西,可以轻易地就在彼此间划开深深的沟壑,下过雨再变成河,就再也无法渡过去。

如今就像是这样的河流,横亘在彼此中间。从十一岁到十四岁。一千零九十五天,像一条一千零九十五米深的河。

那样真实的空洞感。在心里鼓起一块地方,怎么也抹不平。

那些华灯初放的黄昏,我幻想和你在教学楼顶上看日落。那些幻灭的云霞和微弱光线,生死一样迅疾无常。

平静的坠落与消亡,目睹自己漫长的落幕。变成星星在天边,寂静闪光。

现在我想起那些日子,从未真正看清过那个少年。自顾寂寞的站在那里。而此刻我的希望与疼痛,或许只有淼淼看见了。

煤球也被送走了。那天上街看到被人丢弃的白菜叶。拾了一兜高兴的掂回家去要给煤球吃。在楼道口突然泪流满面。我想,这到底要给谁吃呢。

我尝试在黑暗的高处对这个卑微的匍匐的满是疾病贫穷繁华艳丽的城市大声呼喊。张口的瞬间却发不出声音。风带着烟的火星倒灌进气管。咳嗽不止。眼泪随之落下。

而今仿佛是站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尴尬路口,失去的是招摇撞骗的痛快诉说,未曾获得的,是笔走天涯的洗练淡定。已经再不能随心所欲的写字,因为有了羞涩和踌躇。对纷繁复杂的眼之所见有了惧怕。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写,写这无法书写的自我。怎么诉说,诉说这无法诉说的世界。

回过头去看那些浸透在白纸黑字上的生动的悲喜,切肤的感觉到,在这样一个唯唯诺诺的苟且年纪,伤情似乎是装点生命的勋章。好像只有凭借那些幻觉般的,被我们脆弱的主观承受力无限夸大的非难,我们才得以拥有热泪盈眶的青春。

这青春,与世间任何一段青春无异。年月里那些朝生暮死的悲喜,也就这样野花般自生自灭的燃烧在茫茫命途上,装点了路人的梦。

知道若干年后的人生,再也不会有人惦记我们的存在。因此这段饱满的生命,是我们以生之为人而骄傲的唯一见证。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5-18 17:26:22)
标签:标签9 标签5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