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安和,你看见肖瑾吗?她几天前刚刚做完手术。”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9-05-04 08:59:13    文字:【】【】【
摘要:深邃的夜,仿佛将周围的一切吞噬,除了黑暗,没有一丝的光明,暗淡的灯光下,一间饭店依旧点燃着灯泡,在黑夜中闪耀,一阵风吹来,灯泡一闪一闪的,很是吓人。 肖瑾拿着手中的手电筒,走了过去,这件店铺的主人她认识,正是她高中同学楚力和他女朋友安和开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无论怎么联系楚力,都看不见楚力的人影,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复,就跟失踪了一样,自己有些着急。 暗淡的月光下,楚力的店就如

深邃的夜,仿佛将周围的一切吞噬,除了黑暗,没有一丝的光明,暗淡的灯光下,一间饭店依旧点燃着灯泡,在黑夜中闪耀,一阵风吹来,灯泡一闪一闪的,很是吓人。

肖瑾拿着手中的手电筒,走了过去,这件店铺的主人她认识,正是她高中同学楚力和他女朋友安和开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无论怎么联系楚力,都看不见楚力的人影,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复,就跟失踪了一样,自己有些着急。

暗淡的月光下,楚力的店就如同张着巨口的怪物,想要一口将自己吃掉,肖瑾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走进楚力的店里,感觉异常的阴森恐怖,全身上下忍不住打着寒颤,稀疏的灯光下,一个人走了过来,脸色有些苍白,是一个长相比较漂亮的女人,肖瑾认识她,是楚力的未婚妻安和。

“请问今天要吃包子吗?今天有新鲜的牛肉包子。”

安和的声音如同千年寒冰一样,冷的刺骨,一股阴冷的寒风打过,肖瑾打了一个寒颤,胳膊忍不住颤抖。

肖瑾轻轻的回复着,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今天晚上安和格外恐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种单纯的感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

过了一会,一盘香喷喷的牛肉包子端了上来,浓郁的香味进入鼻孔中,让肖瑾有一种大吃特吃的感觉。

控制不住牛肉的诱惑,拿起筷子,夹起一个肉包子,放进口中一嚼,不由的称赞道:

肖瑾沉寂在肉包子的香味之中,早就将寻找楚力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很快将一大盘包子风卷残云般解决完。

拿起纸巾拭去嘴边的油迹,对着安和吐了吐舌头,询问着牛肉包子的价格。

摇曳的灯光下,安和的脸白的如同一张纸一般,语气有些冰冷,满满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安和给人的感觉异常阴森恐怖。

肖瑾付完帐,立刻拿起包子离开了,寒霜般的月光下,安和看到肖瑾离开的背影,嘴角露出的笑容,那笑容仿佛就来自地狱。

回到家,洗漱过后,肖瑾躺在床上,终于想起寻找楚力的事情,再次用手机给楚力发去信息,而后者一直没有回复,点击屏幕,找到楚力的电话,再次将电话打了过去,后者还是没有应答。

将手机扔到一边,关上了旁边的台灯,不知不觉中进入梦乡。

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有人喊她的声音,揉了揉模糊的眼睛,将旁边的台灯打开。

迷迷糊糊的看见前面似乎有一个人影,身体轮廓模模糊糊的,分不清是男是女,整个身体仿佛隐藏在黑暗中一般。

肖瑾抬起右手手指,指向那团模糊不堪的黑影,身体有些抖动,如同触电一般。

黑影再次开口说话,发出的声音有些凄凉,肖瑾感觉这个声音好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一样。

那个黑影慢慢的向着肖瑾走过去,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突然之间张开嘴巴,大声呼喊着:

就在张开嘴巴的同时,苍白的脸部露出一丝丝血水,这下肖瑾终于看清楚那张脸,是楚力的脸。

再次呼叫,嘴巴里喷溅出鲜血,洒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如同一朵盛开的红色曼陀罗花。

肖瑾猛然间从梦中惊醒,尖叫一声,全身上下冷汗直流。

就在这时,肖瑾的姐姐肖悦冲了进来,看了看全身上下被汗水打湿的肖瑾,拿着纸巾轻轻拭去了肖瑾额头上的汗水,关怀的问道:

肖瑾刚想回答姐姐的话,这时小腹中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让她捂着肚子,在床上不停的打滚。

肖悦带着妹妹肖瑾走进了医院,医生让她拍了个片,而且抽了血,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怀孕了,而且孩子快要出生了,必须马上做手术。

肖瑾听到医生说自己怀孕,惊讶睁大了眼睛,自己没有结婚,到现在为止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身体还是清白之身,怎么可能怀孕。

可是医生坚持说肖瑾怀孕,而且孩子要出生了,再不进行手术,将有生命危险。

肖瑾刚要反驳,突然间感觉肚子里突然有一阵疼痛,立马疼的自己昏了过去,医生叫来急救人员,将她送到手术室,萧悦急匆匆的签下了协议。

手术医生给肖瑾打了麻醉药,抛开肚子,发现里面果然有一个胎儿,但是已经死了,感觉有一些惋惜之情,利用娴熟的技术快速将胎儿从身体里取出,放在一个大盘子上。

手术之后,肖瑾醒了,盯着那个盘子里面的婴儿直发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肚子里面无缘无故长出了一个死胎,身体有些僵硬,看着婴儿模糊不堪的脸,感觉特别熟悉,想来想去,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自己脑海中,楚力。

肖瑾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在她万分惊讶之时,那个婴儿居然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张开樱桃般的小嘴巴,开口发出声音:

三天后,肖瑾能下床行走,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再次来到安和的包子店,她怀疑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跟安和有关系。

安和看见她来了,递给她一杯开水,肖瑾一口将杯子里面的水喝完,冷冷的质问安和:

“安和,你跟我说,你男朋友楚力到底到哪里去了。”

肖瑾点了点头,她一直在查找着楚力的踪迹,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楚力,连点线索都没有。

安和轻轻的回答了一句,带着肖瑾来到一个冰箱前,拉开了冷藏库,肖瑾走进一看,一下子吓得坐着地上。

冰箱里装着是楚力的人头,胳膊,大腿,上面的血迹还没有干。

“他背叛了我,说不喜欢我,要跟我分手,我怎么爱他,他怎么能够抛弃我,所以我就杀了他,将他永远的留在这里。”

肖瑾想到这里,后面不敢想象,只觉得心中一片阴寒,脑袋越来越模糊,没有一丝力气,安和拿了一把刀,慢慢向着肖瑾走去,冷冷的说道:

“想不到吧,我在开水下了毒,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移情别恋喜欢上你,才跟我分手的,怎么他的肉好吃吗?”

肖悦来到安和的店铺,来打听肖瑾下来,她昨晚出去了,就没有回来了,有人看到她来过安和的店铺。

“安和,你看见肖瑾吗?她几天前刚刚做完手术。”

“我这几天没有看到过肖瑾,对了我今天刚刚做的新鲜牛肉包子,要不要来一盘。”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5-04 16:59:44)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