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他也许会在这里重新开始,虽然华尔街对他来说遥不可及。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9-05-01 06:12:19    文字:【】【】【
摘要:两天后她给潘斌打了电话,说要见他一面。他听上去很高兴,虽然声音有点疲倦。他同意在王子街上的卡拉OK俱乐部里见面。 他提前到了,要了一个包间。几分钟后丽娜来了。潘斌龇牙笑笑,嘴唇没有血色,两眼却发红。“出了什么事?” “没有,我没那样做!”他的十指在腿上交叉到一起。 “但你可

两天后她给潘斌打了电话,说要见他一面。他听上去很高兴,虽然声音有点疲倦。他同意在王子街上的卡拉OK俱乐部里见面。

他提前到了,要了一个包间。几分钟后丽娜来了。潘斌龇牙笑笑,嘴唇没有血色,两眼却发红。“出了什么事?”

“没有,我没那样做!”他的十指在腿上交叉到一起。

“但你可以给他打电话或写电子邮件。我知道你一肚子鬼点子,但没想到你会告密。”

“等等。我跟祖明没有任何联系。不要把火都发在我身上。”他叹了口气,继续说。“其实,我也够狼狈的。”他从裤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到咖啡桌上。“我老婆来的,她要离婚。”

丽娜吃了一惊,但忍住没碰那信。现在她觉得潘斌可能是清白的——他明显被折磨得不轻。

“任何看不惯你我的人都会告发咱们。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卫道士。我老婆也知道了咱俩的事,用它作为离婚的理由。显然家里的人都同情她,她肯定能拿到孩子的监护权。”

丽娜知道他多么爱他六岁的儿子。她再没有心思挖掘告密者了。不管那人是谁,有什么用呢?损害已经造成了,无法补救了。

“看起来老早就知道了。她说她爱上了一个建筑师,那人许诺一定对我的孩子视如己出。他们已经热乎好久了。难怪她总有各种各样的借口说没法来美国。明白了吧?我跟你说过别费太大劲把他弄出国来。”

她叹了口气。对我来说已经晚了,她想。她打算和潘斌多聊聊,听听他有什么建议能帮她应付困境,但她怕他利用这个机会把她的婚姻给毁掉。

一连几星期丽娜在找工作,而她丈夫每天都在死背硬记,准备考试。

周末她在家,祖明就去图书馆,说得集中精力。他包上一个鸡蛋三明治做午饭,还抓上一把巧克力。在国内他修过经济学的研究生课,所以对考试的内容多少有些熟悉。他的主要障碍是英语,不过他决心要攻克它。

在某种程度上丽娜赞赏他这样为实现自己的雄心而拼命努力。从一开始跟他谈恋爱,她就喜欢他的乐观精神和吃苦的能力。有一次他晕倒在公共厕所里——他蹲在便池上研究一个数学公式,太集中精力了。那年他是县里唯一考进北京的考生。

五月到了,丽娜在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一份会计的工作。她松了口气。

但祖明仍让她坐立不安。拿到了工商管理硕士后他会做什么?他还会要这个家吗?今后两年中什么事都能发生。要是他碰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就可能提出离婚。祖明一定是在等这样的机会,同时又从不忠的妻子身上挤出每一滴油水。

在北京时,她曾打算等他俩生活安顿下来,就给他生个孩子,而现在她不愿那么做了。

每回床笫之欢后她倒难受起来,听着丈夫打呼噜,觉得被用够了。有时候祖明牙咬得很响,还低语说些她听不明白的话。她寻思丈夫是否觉得她肮脏,烂透了,被另一个男人给玷污了。他们做爱时,他有时很粗鲁,好像故意要伤害她。这使她想起潘斌,那人更体贴。他让她敞开自己,放纵情欲。有时候她想给祖明介绍本书,比如《性福》或《她先来》;这些书都可以从图书馆借到,但她不敢开口,怕丈夫认为她不要脸。

她提出他们分开睡,祖明不反对,这让丽娜更相信他迟早会离开自己。

即便如此,她仍愿意为他付学费,权当是赔罪。她并不后悔让祖明来这里,虽然觉得跟潘斌急忙了断可能是个错误。

这些日子,她给潘斌的公司打了好几次电话,但他从来不接,也不打回来。有一天他接了电话,却冷冰冰的,慢条斯理地说他没有时间多谈,老板在楼上等他呢。

“还活着。”他听上去尖刻而又气恼,让她心头一紧。

就在丽娜继续说下去时,他打断她的话。“我必须去了。”

“你不是说过咱俩已经了断了吗?我不再想要个情妇了。我想要个老婆,要一个家。”

她默默无语,知道他的婚姻可能结束了。没等她开口询问,他就挂上了电话。她泪汪汪地跑进律师事务所的洗手间去平静一下。

后来通过一位共同的朋友,她了解到潘斌同意了离婚,孩子的监护权也给了妻子。过去的五年里他寄的美元,把她变成了富婆;她付清了房屋贷款后,还在银行里存了可观的一笔钱。潘斌沮丧极了,除了上班很少出门。丽娜还听说有人给他介绍过几位年轻的女人,但他拒绝跟她们见面。他好像在刻意躲避从前认识的人。

考试结束后,祖明很快就在帕森斯大道上的武堂里找到一份助理教练的工作,辅导一个太极拳班。

丽娜很惊奇,虽然那只是个兼职,在班上祖明还得拖地板和刷厕所。他知道怎样生存,充满生命力。

六月下旬,路易斯安纳州的一所大学发来通知,它的一年制工商管理专业接收了他。丽娜知道祖明原计划要念更好的学校,但他错过了大部分的申请期限。他急切地接受了这个机会。

丽娜觉得丈夫开始离开她了。他到了新奥尔良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拿到学位后他会去哪里?回中国去?在那边他已经建立了不少业务关系。他也许会在这里重新开始,虽然华尔街对他来说遥不可及。

她觉得窝囊,但没法跟别人诉说。如果潘斌还在身边就好了。他以前总是静静地听她倾诉,有时安静得让她以为他睡着了。然后,他就帮她想办法,该做什么或该找谁。尽管学的是电脑专业,他满肚子计策,喜欢阅读实用哲学,尤其是马基雅弗利主义和关于处世之道的《厚黑学》。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5-01 14:11:44)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