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多谢,多谢!父亲不吸烟,道着谢。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9-04-29 05:49:55    文字:【】【】【
摘要:舅父不敢送父亲多远,因为舅妈还站在门外,大声吆喝叫骂着一群鸡和那只不见踪影的灰母狗。 岳口红光照相馆的师傅看见外婆那双小小的脚和灵灵醒醒的样子,高兴地和父亲一道将外婆扶进摄影室。师傅和父亲在聊天中知道了外婆和我的身份,也知道了这张照片

舅父不敢送父亲多远,因为舅妈还站在门外,大声吆喝叫骂着一群鸡和那只不见踪影的灰母狗。

岳口红光照相馆的师傅看见外婆那双小小的脚和灵灵醒醒的样子,高兴地和父亲一道将外婆扶进摄影室。师傅和父亲在聊天中知道了外婆和我的身份,也知道了这张照片的用处,就建议父亲要在照片上写上年月日,以彻底打消大哥的猜疑。

我用最短的时间跟你呐洗出来,再寄出去。师傅说。

我的罩衣是母亲向邻居邱姓人家借的。这家的儿子和我一样大,但他的父亲在潜江县委工作,家庭条件好得不得了。

我近八岁了,长得又黑又丑,别人打塑料伞,我戴斗笠上学。下雨天,别人穿深筒雨鞋,我穿浅筒雨鞋或凉鞋。别人家的儿子不肯把衣借给我这个鬼相,我也不穿借来的罩衣,坐在地上双脚后跟将地犁出了两道沟沟。外婆的眼睛潮潮地,从用手帕包着又系着的包中摸出一张一角的纸币,塞在我的手里,说,你不喜欢你的家婆了?不喜欢你的大哥了?上回你不去照相,等你大哥在队伍上不听话,被别个说拐话了。对大哥的思念和看到外婆脸上的皱纹,还有手中这张平平整整的纸币让我停止了倔犟。

我戴着母亲收藏着的,过年和去亲戚家吃饭才能戴的蓝布帽子,穿着借来的罩衣,贴身穿着母亲纺出的棉纱托人织成布后做的内衣,中间是一件布袄。外婆戴顶无檐的黑色帽子,帽前钉着一颗仿玉的扣子状的塑料饰物,戴着银质耳环,右胸开口的斜襟露出一卷手帕。我坐在外婆的右边,还算圆润的脸上嵌着双大大的眼睛,虽然两只耳朵像学徒捏出的饺子,但还不是很难看。我的头只及外婆的下巴。

照片上,我的头顶,外婆的右边是1967年4月11日的数字。那年我不到八岁,刚在工农兵小学上学。

照片洗了三张,一张给了舅舅,一张留在家里,另一张寄给了大哥。大哥很快来信说收到了我和外婆的照片,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寄这张照片时,有人点拨父亲,要我用张纸亲自写句话一起寄去。我歪歪扭扭写了一句话,大哥我真的好想你呀梦寒。我的这句话没有标点。

大凡一张照片,不是当事人或有重大背景及特别嗜好,时间一久,大抵都会失踪或损坏。在我上高中时,家里的那张照片已经面目全非,我无意找到了它的底片,洗了一张,虽很清晰,但也有一些雪花状的斑点。在我成为鳏夫后,我又将它放大过塑带在身边。

我感谢大哥,也感谢外婆,是他们让我可以看到自己童年时的幼稚无邪,天真烂漫。我面对照片和镜子中相隔了四十多年的同一个人,感叹世事的沧桑,海水的横流,物欲的张狂,人性的泯灭的无奈与锐利。

我的大哥柏香,你没白有我这个从童年就依恋、思念你的弟弟,我也没枉有你这个历来就牵挂、理解我的大哥!

只是大哥,你虽有儿子媳妇,有退休金,但却没有了我的大嫂,你七十多岁还不算太老太旧的身体是否抵挡得住冬季的北风?还有已经或将来的慢慢长夜。

大哥柏香,你的弟弟我还是像童年那样无时不在思念你,也无时不在祝福你!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4-29 13:50:24)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