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今天还是大雨,打乱了我们再去贺肥村的计划,这二天的雨让土路变的泥泞不堪,景坎回陇川的经历让大家终生难忘,雨天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城里。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9-04-28 06:05:40    文字:【】【】【
摘要:今天还是大雨,打乱了我们再去贺肥村的计划,这二天的雨让土路变的泥泞不堪,景坎回陇川的经历让大家终生难忘,雨天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城里。 明天将离开瑞丽,心中油然升起眷恋之情,收拾行李后再次冒雨出去买柑子,现在正是柑子上市季节,又便宜又新鲜的柑子成为我们首选的礼物。 凌晨六点半乘车离开了瑞丽,下了一晚的雨终于停了,气温骤然变冷,寒风由车窗的缝隙吹入,将睡意朦胧的我冻醒

今天还是大雨,打乱了我们再去贺肥村的计划,这二天的雨让土路变的泥泞不堪,景坎回陇川的经历让大家终生难忘,雨天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城里。

明天将离开瑞丽,心中油然升起眷恋之情,收拾行李后再次冒雨出去买柑子,现在正是柑子上市季节,又便宜又新鲜的柑子成为我们首选的礼物。

凌晨六点半乘车离开了瑞丽,下了一晚的雨终于停了,气温骤然变冷,寒风由车窗的缝隙吹入,将睡意朦胧的我冻醒。眼望窗外漆黑的景色,只有路旁粗大的树干隐约分辨,当田野里水洼开始反射天光时,天空渐渐地亮了,厚厚的乌云遮住了朝霞,让远景呈现于苍茫之中,路旁的树木水洗后碧绿得泛着青油油的光泽,笔直的公路延伸入茫茫晨雾中。

木康检查站,上来一位边警检查了乘客们的证件后,汽车继续往前行驶,大雾围着车身模糊了车窗,团团流动的雾水像波浪般在玻璃前翻滚,路旁的树木只剩下淡淡的轮廓,一排排晃过眼前,让视觉产生疲劳再催人入睡。梦中感觉有人推我,睁眼看时是老陆,他指着窗外让我看,汽车穿过云层来到山巔,如涌潮般的云海簇拥着山腰,一分为二的上空金色云朵裹着阳光,云隙间露出蔚蓝的天幕。盘山公路蜿蜒在云层之间,下方紫灰色云海将大地遮得严严实实,各个山峰如同孤岛远远近近地展示着云海的辽阔,漏出的阳光斑斑点点地洒在上面,跳跃的光斑奏响了云海的乐曲。

傍晚,汽车停在保山市,我们在保山宾馆下榻,保山市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入夜后街道依旧熙熙攘攘的热闹。晚饭后我们在宾馆里痛痛快快地洗澡,自离开洱海宾馆后快二个星期没有机会洗澡,泡在浴缸里僵硬的皮肤才渐渐恢复知觉。

还是凌晨六点半发车,睡意朦胧的我们上车后接着睡,中午时分抵达大理市,仍然入住洱海宾馆,长途旅程让大家累的没有精力外出了,吃饭洗衣服看电视,这样在客房里消磨了一个下午。

今天终于不用起大早了,懒觉后又怀念起此前吃的盐水虾,好在所剩的盐还在,上集市买了湖虾,午饭时再次美美地吃了一顿盐水虾。昨天乘车回大理市时途经下关温泉,经打听得知温泉距下关3公里的西洱河峡谷中,背靠者摩山,从石罅中涌出的温泉水可达76度,为碳酸盐温泉。于是我们一边看风景一边步行前往,三公里一会就到了。生平第一次洗温泉,踏入玉泉院买票,温泉浴室分上中下三个价格,心想温泉水由上往下流,最上的应该是最干净,所以买了最上层浴室的票。可是上层是干净也是最热,站在浴池里随着温泉水一点点上涨,感到二腿一阵子作痛,水还没有放满,我已经头晕的站不稳了,赶紧跳出池子,湿漉漉地穿上衣服出了浴室,浑身一点力气都没了,瘫坐在椅子上只剩下喘气,脸发烧头发昏热气从头顶蒸腾着,手脚通红,也不知道温泉水有几度,心想再晩点出来怕是被蒸熟了。小戴和老陆也陆续跑出来,瘫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我闭着眼睛耳旁的声音在变轻变虚,许久身体才冷却下来,看看天色已晚,打算起身往回走,可是二腿一点气力都没有,勉强走到一座桥边瘫坐在桥栏杆上,打算搭车回大理市,阵阵山风吹凉了体内的热气,身体有些轻飘飘。桥下一条黄褐色小溪蜿蜒在乱石间,风吹动着溪边草丛,见小溪逐渐隐没在阴影中。彩云飘逸在蓝天,二旁的大山遮蔽了夕阳,山脚下成排青瓦房升起缕缕炊烟。黄昏的空气吸尽了来往卡车的隆隆声,这一切都由风带来再由风带走,只留下犬鸣声。

西侧山峦的影阴笼罩住公路和另一侧山坡,心急的星星在天幕中眨眼,等了许久也没有拦下一辆汽车,山风已经夺去身上所有的热量,不能再呆在风口了,折回玉泉院停车场,与其中一辆卡车司机商量后,搭乘他的卡车回城。

昨天,乘车从大理回昆明,整整一天的奔程后,我们依旧住进来时入住的金桥宾馆。

回家的路即让人兴奋也令人眷恋。由于去上海的卧铺票紧张,托熟人也只能买到五天后的票。昆明滞留五天,让我们担心起在瑞丽购买的柑子,柑子果汁成了每日必喝的饮料。

晚饭后,闲暇无事上街逛店,在东风广场23路公交车站等车回去时,感到脸上一凉,下雨了?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闻到了土腥味,刹那间广场上所有的树木都开始摇晃起来,地上的尘沙也飞扬起一人多高,紧接着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风雨模糊了眼前的夜景,仿佛一切都随着风在倾斜,雨点打在身上不觉冷,打在脸上驱赶了心的倦意。

这狂风暴雨来得突然,去时也干脆,风雨嘎然停止后是一片寂静,片刻后春城的喧哗才传入耳中。繁星再次出现在夜空,不是脸上雨水还有点怀疑刚才是否下过雨。

上午去云南美术馆看展览,午饭是在春城饭店点了云南特色小吃过桥米线,下午参观云南省博物馆,搜集资料博物馆是一个好去处,在那里了解到云南25个少数民族的文化和风俗。入夜,我独自来到东风广场,感受着十一月春城的气息。与昨天不同,今晚明月高悬,微风吹拂着脸颊,一个人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看着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群,没有一个相识的人,仿佛自己悬在空中般,身心都无着落。我陷入了流水般的幻觉中,过去的人和事一幕幕在眼前飞快地掠过,与背景的广场融在一起,月亮升高了四周的景色变得模糊了,起身来到汽车站乘车回到住处。

今天上午,乘车去位于南郊滇池湖畔的海埂公园,从公园看碧波浩瀚的滇池,一片濛濛薄雾笼罩在湖上,分不清天水的界线。望西面是雾中西山,呈现出灰色平面飘浮在滇池上。沿湖边漫步,看垂钓者悠闲的样子,平静的湖面无一丝水纹。见有浏览快艇,于是上汽艇在滇池转了一周。

中午时分返回昆明,下午老陆和小戴走访昆明的亲戚,住处只剩下我和小陈。阳光透过窗静静地照在米黄色墙上,我半躺在自己的床上看书,小陈盘腿坐在空床上读着诗集“柔情”,阳光慢慢地移到我的脸上,闭上的眼皮通红。我放下书向床头移动一下身子,再看小陈那浓密的黑发散散地披在肩上,暗红格的绒外套和蓝色牛仔裤,正聚精会神地读着诗,见我在听,开始放声朗读,那朗朗诗歌合着阳光,让我的思绪开始流动。这段安逸的时光很快逝去,阳光离开了房间,仿佛魔法消失一样,眼前的一切都瞬间失去光芒。

傍晚,二人在附近小饭馆吃了晚饭后,沿北京路慢慢散步,不知不觉又来到东风广场,在长椅上坐下,望着依旧是那么圆的明月,聊起了各自的童年。

来了昆明就应该爬西山,今天乘车来到位于西郊的西山风景区,班车停在音乐家聂耳的茔墓前,开始随人流爬山,先看龙门石窟,这是一组建在罗汉山悬崖峭壁上的建筑群,有石道、古室、古栏、古窟、古佛等石雕作品。登上龙门,凭栏下视是悬崖峭壁,瞭望雾中滇池,与昨天的雾中西山一样,总是让人留下点想象。再上太华山的太华寺,建于元代的寺庙由天王殿、大雄宝殿、缥缈楼、一碧万顷阁、水榭长廊及南北厢房组成,寺院为茂密的竹林簇拥。下西山来到大观公园,见河畔停着游览船,好奇心让我们上船驶向西二园,河道里飘满了水葫芦,遮蔽了水面,木浆划动时,翻起的黑水散发着刺鼻的气味,木船缓缓地分开水葫芦向湖心驶去。水葫芦这种漂浮性水生植物,圆形叶在基部丛生,茎上的气囊如同绿葫芦,紧紧地挤在船边。船头一人用竹篙分开水葫芦开路,二人划水前进,船尾一人用长竹竿撑着河床,木船艰难地挤过水葫芦驶向一望无边的绿色水原,阳光下泛着碧绿的光泽。看着船夫们与水葫芦搏斗,不禁感叹起这绿色生命的顽强,船夫介绍说政府每年拨巨款整治水葫芦,可是还是抵不过它那旺盛的繁殖力。天近黄昏,彩云点缀起西边的天幕,白鸥掠过池面,木船终于冲出了水葫芦的重围来到西园。

这是一座私家花园,园内有小溪小桥,静静的水面倒映着岸上垂柳,飘浮的水萍分出二个相交的世界。当我从凝视中惊醒时,同伴们已经远去,我加紧步子赶去。回程时湖面起了风,让行船变的更艰难了,风吹动着水葫芦向岸边拥挤,有些地方的水葫芦隆起得老高,汽艇也不得不放慢速度,木船就更吃力了,每前进一点都花去很大的气力,汽艇上的游客也都挤在栏杆处看着我们行船。一个小时过去,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怕赶不上末班车,我和小戴也加入了划船,可是船仍然行进缓慢,寻思在陆地走总比在水葫芦上行船要快些。于是船就近靠了岸,弃船上岸步行回到大观公园,这趟乘游览船让我们对水葫芦留下深刻记忆。

今晚的列车,终于要回家了,这等待的时间让瑞丽的柑子基本上进了肚子,上街重新采购了菠萝和香蕉等水果。昆明最后一顿晚饭后,拖着行李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躺在摇晃的卧铺上,听着广播里的乐曲,回家的激动让身体微微颤抖。

《圆舞曲》飘荡在耳畔的歌声,踏步在你和我之间,沉浸在乐曲中的我,任凭幻想翩翩起舞,沉浸歌声中的青春,踏在每个蹦跳音符,心中喜悦在内在外,热血沸腾内心激越,根根神经编织成网,网住将要飞腾的心,我想你想她也在想,我笑你笑她也在笑,我们在歌声中踏步。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4-28 14:06:08)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