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独处有两种,一种是真正意义的独处,另一种只是身体的独处,而心灵并没有。
作者:作者3    发布于:2019-04-23 22:07:19    文字:【】【】【
摘要:独处有两种,一种是真正意义的独处,另一种只是身体的独处,而心灵并没有。 车站外很萧瑟,只他一个人,站在有点偏僻的角落,显得那么孤单。那一刻,她的心被针刺了一下。当他迎上来时,她竟然没看见开怀的笑意。感觉他是疲惫的。让他这么辛苦,她很内疚。七个半小时的车程,再加上等待的四个小时。她一时无话可说。被他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她歉然地说:“让你等了好久。”因了这歉疚,她竟然不敢回应他的吻。 出了站,眼前是暗漆

独处有两种,一种是真正意义的独处,另一种只是身体的独处,而心灵并没有。

车站外很萧瑟,只他一个人,站在有点偏僻的角落,显得那么孤单。那一刻,她的心被针刺了一下。当他迎上来时,她竟然没看见开怀的笑意。感觉他是疲惫的。让他这么辛苦,她很内疚。七个半小时的车程,再加上等待的四个小时。她一时无话可说。被他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她歉然地说:“让你等了好久。”因了这歉疚,她竟然不敢回应他的吻。

出了站,眼前是暗漆漆的几盏灯。远处是不多的几辆车,不如一个小城的车站热闹。

“早就叫饿了,赶紧吃点吧。”他拿出鸡肉卷。尚有微微的余温,想问他在哪儿买的。但没问。这黑不溜其的地方,她害怕要他到很远才能买到。在车里她坐得极不稳当,似乎车速忽快忽慢。啃了一半鸡肉卷,再喝了几口热饮,觉得不大有食欲,此时是要热热的喝两大杯热水下去,肚子才会有暖意的。刚刚从晃动的高铁上下来,她还没缓过神来。

或许只是想象吧,跟第一次见面比,他似乎多了些憔悴,而少了些腾腾的暖。那热热的活力,似乎被封印进了漫漫的时间之魔石,封印进重重折叠的空间。她感觉一丝丝陌生,冷冷地从暗夜中袭来。

需要重新熟悉,眼神、面容、气息、身体,她始终是一个慢热的女人。

也许是太累了。一整个上午的忙碌,中午时间尽管疲劳得几乎停滞了思维,却依然一刻也不能入睡。只要没踏上高铁,她的精神就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终于在奔爱的列车上落座,又忙不迭地报告行踪。兴奋替代焦虑,可是越发不能好好休息。强自翻开书看着,看一段休息一阵,熬过了途中的四点钟时光。

夜色降临,终于到了。见到他。一见面就全面缴械,东西都被接管而去。以为一切都会安安稳稳,只要站在他的身后安心地看着,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只是电波那头的声音也破空而来,就这样如一道无形的墙隔在他们之间了。

何曾能够独处呢?看他,负着无数的影子,每一个都压在他的脊背上。他只能习惯地弯着了,虽然竭力要挺直,真的难呢。

一起吃饭,趁着酒兴,竟然招唤来更多的人,相关的、不相关的,从他的嘴里源源不断地走出来,站在他们的桌前。她就这样皱着眉笑,笑着看那些被他召唤出来的人。这是他的使命感,但不是她的。

她是愿意放弃一切的人。而他是背负一切的人。她是裹着他的那缕风,他则是静穆在夜里的七窍多孔石。不光是那缕风的声响,一切的气息弄出的声响,都会回荡在他的心田。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4-24 06:07:46)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