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第一缕光从云里透出来的时候,鸟就起来了,它勤劳地过分
作者:作者1    发布于:2019-04-14 04:00:27    文字:【】【】【
摘要:第一缕光从云里透出来的时候,鸟就起来了,它勤劳地过分,然而却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它迫切的想要找到虫子或是其他什么的也好,只要能够吃饱肚子,它就心满意足了。 事实上,此前它曾居住的林子里什么都有,有各种各样的虫子,味道多样的果子,还有其他充饥的食物,可谓是鸟儿的苏杭,可是它说:“这有什么好的,说真的,我不

第一缕光从云里透出来的时候,鸟就起来了,它勤劳地过分,然而却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它迫切的想要找到虫子或是其他什么的也好,只要能够吃饱肚子,它就心满意足了。

事实上,此前它曾居住的林子里什么都有,有各种各样的虫子,味道多样的果子,还有其他充饥的食物,可谓是鸟儿的苏杭,可是它说:“这有什么好的,说真的,我不出门,随随便便啄一啄树干就能吃到虫子。”于是它搬家了,搬到了一个新的“林子”,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压根儿就不是林子,不过是城市新规划的道路旁的几棵还在打点滴的小树罢了,可是鸟说:“我的天哪,这里太棒了,就像夏威夷一样!简直就是天堂!”尽管它从未去过夏威夷,或者说它连海都还没有看过,也许是听某只鸟讲过或是看路边打着旅游广告的牌子上面所宣传的那样,它对着异域总有着别样的憧憬,就比如这里。树是新栽的,叶子也没有几片,草皮也没有铺,土地成块状,只有零星的几棵野草,它更加的感慨了,“我要像着野草一样!”它声嘶力竭地喊着,想要别鸟也听见,然而此地就只有它一只鸟而已。

一天,一群麻雀飞过此地,正在这里歇一歇,然后看到了鸟:

两个月后,它们又一次路过此地,却只见一个并不美观的巢了,树倒是没有打点滴了,草坪也铺上了,这里也变得车水马龙了,鸟却不见了。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4-14 12:00:58)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