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产品搜索
 
母亲啊!我亲爱的母亲!今天在异国他乡漂泊的儿子,永远忘记不了小时候,
作者:K彩代理    发布于:2020-08-07 05:23:13    文字:【】【】【
摘要:单这句话,倒不是很惊奇。但要是对本文的作者有一些了解,就不免会被其这番总结的到位与描述的精准而叹服。于是,不由得回忆起有关作者的一幕一幕。这是怎样的坚守啊?守着自己的一片净土,或仰头看天空,或眺望看山野,或低头托腮沉思,或眯着眼睛憧憬。但更多的时候,或许是保持手捧书本的姿势,一双渴求的双眼,在与文字的相遇中

单这句话,倒不是很惊奇。但要是对本文的作者有一些了解,就不免会被其这番总结的到位与描述的精准而叹服。于是,不由得回忆起有关作者的一幕一幕。这是怎样的坚守啊?守着自己的一片净土,或仰头看天空,或眺望看山野,或低头托腮沉思,或眯着眼睛憧憬。但更多的时候,或许是保持手捧书本的姿势,一双渴求的双眼,在与文字的相遇中,闪烁着光芒。

亦或者,是保持着展卷疾书的姿势,哪怕只是膝盖支起的案头,依然是思想,情感与文字,伴着心跳的旋律翩翩起舞的绚丽舞台。

在这个舞台上,时刻都在上演着人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以文字的方式。

这些中国几千年来老祖宗留下来的闪耀着灿烂光辉的文化瑰宝,一个一个,无数次在她的手里,经过巧妙的排列,组合,抖擞地站立成不同的方阵,一次又一次,接受自己和他人的庄严检阅。

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昼夜如此。四季如此。周而复始。风雨无阻。

这,又是怎样的矛盾与纠结啊?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黎明前万籁俱寂的时候。

然而纵是如此,也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坚守,选择了舍弃一些被绝大多数祖祖辈辈的乡邻们墨守和承袭的生活方式,选择逸出和逃离,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当然,这需要勇气。需要决心。需要毅力。需要对梦想持有始终不衰减的温度,更要迎面接受来自周围环境不间断的,噼里啪啦砸来的非议和阻挠。

这,还需要付出许多常人看不见的挣扎,伤痛,以及疗愈所必须的生命能量。

因为前方的召唤,因为未尽的心愿,因为与生俱来的倔强,更因为,那纤尘不染的“精神洁癖”。

大凡有洁癖的人,骨子里都带有一种深刻的孤独。何况是精神洁癖。

除非,遇到同类。否则,那种孤独将永置于高台,无人能及。

而幸运的是,世间有一种叫做文字的东西,为她架起了一座彩虹做的桥梁。那么,即使她的孤独高在云端,也依然会遇到那些同样孤独而高贵的灵魂。遇到来自他们如此稀薄而珍贵的懂得与相惜。

所以,当她最后在文中说,“父亲的孤独和我的孤独,彼此瞭望而无法抵达”的时候,我懂了。

虽然,有那么一丝强烈的痛感从心头快速袭过,但终于还是可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瞬间,释然了。

所以,对于那个17年写了85本日记的传奇,我不再愕然。

对于而后以此为蓝本,又经多次删改,雕琢,和无数次奔波劳顿,终于改编出版了处女作,同时也是奠定她文坛地位最重要的第一本自传体小说,我不再目瞪口呆。觉得不过是她历经多年的辛苦跋涉,终于如愿以偿,有了令人欣慰的结果。

这,是一种回报,来自于她苦苦相恋的文字,所带给她的丰厚的回报。

这,也是一份收获,是来自于她日日月月年年所躬身耙犁,耕种,打理,曾洒下无数滴血汗乃至泪水的田野,所回馈给她的,饱满的,沉甸甸的收获。

永不服输的她,吃苦耐劳的她,坚毅执著的她,追求无止境的她,仍然边走边唱,跳着,舞着,自信地微笑着,继续朝着她明晰的目标,一步一步,坚实地走在她跋涉的路上。

至于,未来会如何,谁会知道呢?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风景在身边,而心中的风景,永远在前方。

是的,她就是出身于地地道道的农民,生长于偏远的小山村,和土地有着千丝万缕难以割舍的深情厚意的女作家,她叫山女。已经出版的作品有自传体小说《山女的世界下着雨》和散文集《长在山间的文字》。

她的作品,有着泥土的淳朴与芳香,有着大山的厚重与沉稳,也有着山涧小溪的清灵与明澈。

在我有记忆开始,母亲强健的身躯、温暖的怀抱、宽阔的双肩、有力的双手,是天真无知小时候的我永远攀爬、偎依、停靠、牵引着我的生命,快乐成长的摇篮;还有我童年时代的喜怒、哀、乐和生病时的痛苦,时时刻刻永远展现在母亲那张慈祥的脸上!

在八九十年代,对于地处大西北甘肃省贫困、落后的农村来说,《十一届三中全会党中央改革开放》好政策的春风,还没有顾及那这里的那一片偏僻寂静的黄土,除了村里几户工人、干部家庭,相对来说,生活比较宽裕些,其他农户家庭,生活都一样,几乎每天都奔波在解决一日三餐,填饱肚皮,为生存奔波的温饱线上。

我的家乡,正位于甘肃省的临洮、定西、渭源三个县管辖交界的地方,是属于那个年代,党中央带来救济、扶贫的好政策, “三不管”的典型地带;一个小山村,由三十户人家组成的小村庄。

小村庄四面环山,小村中间有一条常年流水潺潺的小溪,把小山村分割成两半,靠阳山的大山脚下,错落有致地居住着二十多户人家,是一个祖太爷的后裔;靠阴山的一面,由十户外来迁徙,由三个姓氏组成,把家建在阴山脚下;阳山和阴山居住的三十多户人家,便组成了一个小村庄。这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虽然不是属于一个直系家庭组成的小山村,但世世代代永远生活在团结互助、安静、祥和的气氛中!

村里哪户人家,在没有遇到三灾八难的面前,每户人家都规律的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朴平淡的农家生活,整天奔波在解决一日三餐温饱的生活线上。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灾难、疾病,是因为他们的善良、和平共处,而不降临到他们心底善良、憨厚朴实的农民的身上。在疾病和灾难亡面前,他们显得是那么渺小,脆弱的生命,不堪一击,本来一贫如洗的农户家庭,分外是雪上加霜,又一次让他们的生活,深深地陷入了困顿。

尽管全村农户人家,都过着解决温饱的生活线上,如果那户人家有困难,全村人,一定会无私的伸出援助的双手,想尽一切办法,给予资助,和他们共克时艰、共度难关。

小时候,记得我父亲、母亲的身影,永远都在匆忙中度过,不是在田间地头忙碌的耕作、收获,就是迈着匆匆的脚步,赶到村里别的一户农家去;甚至,有时候三更半夜,听到村里有人大声吆喝或者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我的父母亲一前一后,都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只剩下四墙角徒壁的土炕上,我们四个年幼的兄弟、姐四个小孩,互相偎依,靠着一盏煤油灯盏发出黄豆大微弱的光芒,来驱赶母亲走后,带来心理上的恐惧。

当母亲要离开我们的刹那间,年幼的我和弟弟,使劲地前后缀住母亲的衣襟,只怕母亲离开我们半步,大哭小啼地不让母亲离开半步。这时比我们大七、八岁的姐姐,使劲地从母亲衣襟上搬开我和弟弟幼嫩的双手,母亲才脱开身,向外面走去。

姐姐哄着两个年幼的弟弟,说“妈妈,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带着大哭小叫要娘回的嘶哑声音,在姐姐的不断安慰下,才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当母亲回来,这时我们才知道村里有户农家的老人去世,或者谁家的小孩又生病了!我的父亲、母亲不是陪伴他们的家属,就是帮他们那户人家,去送孩子去乡下卫生院。

记得我六七岁的那年,我爷爷的亲二弟,因患上突发性疾病,因医治无效,突然间因病早逝。给这个贫苦如洗的家庭,格外是雪上加霜,连送丧都成了问题,这时候,全村的每个农户家庭,都伸出了援助的手,想尽一切办法,给予资助,让死者先入土为安。

我爷爷的二弟,去世的第二天,我看到我母亲端着一大洗脸盆白面,我和弟弟缀着母亲的衣襟,让母亲给我们做白面馍馍吃。

在那个黄土地上,贫困的年代,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到白面馍馍。今天,俩个年幼无知的孩子,让母亲给我们做白面馍馍吃。母亲摸着我们的头说:“等忙完、有空了,我给你们做…..”后来才知道,那一盆白面是我母亲在村里的一个工人家庭借来的,当天就给我爷爷的二弟弟家送去了!因为在那个四五月份,青黄不接的季节里,家里太穷了,实在没有东西可拿出来,帮助人家,就从别的人家,借来一大洗脸盆面,给他家送去,来帮助我的远方叔叔,给他父亲送丧,让逝者早日入土为安!

那个却衣少吃、天真无知的童年的时代,虽然衣不遮体、腹不充饥,光着脚丫子、穿着开裆裤,每天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无忧无虑的健康成长,快乐的度过,只希望自己快一点长大,生出一双丰翼的翅膀,飞出黄土地上那个偏僻的小山村,到外面看看神奇的世界。

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和弟弟初中毕业,先后考上我们市的重点高中,开始了三年离家六十公里的县城求学。同时,也赶上九十年代,党中央改革开放的好政策,黄土地上依旧是那么贫穷,最起码的是可以填饱肚子。

我的父、母亲节衣缩食,把家里最好的面,一直自己舍不得吃,给我和弟弟留着,每个星期六的晚上,做好一摞馍馍,让我们星期天回家,带回学校去吃。

每个星期天的早上,不论刮风下雨,母亲总是提前把一摞馍馍,仔细捆绑在一辆加重、破旧的自行车货架上,帮着我们推上黄土大山,看着我们的身影,消失在蜿蜒崎岖不平的黄土大山,去学校路上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岁月无情的风雨啊!吹打湿了我母亲的前身和后背,但没有吹打湿“望子成龙”,让儿子走出黄土地,迫切的心切!

今天,当我和弟弟先后考上学校,并且顺利的参加了工作,轮到我的母亲,该享清福的时候了!

可是,我的母亲,依然在那个黄土地里的小山村里坚守;已经年过七旬,由于患上了“帕金森综合征”,由原来清晰的语言,变成了“咿呀、咿呀”含糊不清的童音;也迈不开蹒跚的步态,只能每天依靠轮椅,艰难的行走。

母亲曾今那乌黑满头秀发,也被无情的岁月,染成了满头白霜,记录着艰辛、操了了一辈子的人生;弯曲的脊梁,承载着天下最伟大、无私农村母亲的厚爱;坚强压不跨的身躯,诠释着黄土地上,所有农民的母亲,那颗天地无私天地宽的心胸和对儿女们,殷殷的期盼!

无情的岁月啊!人生路上坎坷的风雨,你虽然折叠起了黄土地上像我母亲一样,所有农民母亲强健的身躯,在一双双灵巧的双手上,刻上了为生存劳累岁月的印迹,但永远折叠不住他们像黄土地一样憨厚、朴实、心底善良的胸怀!

母亲啊!我亲爱的母亲!今天在异国他乡漂泊的儿子,永远忘记不了小时候,您把我背在背上,那宽大脊梁的厚度;和受到委屈时,紧紧的偎依在您的怀抱中,那天底下最温暖的温度;还有,当我生病的时候,你一勺一勺的给我喂下药,您那张慈祥的脸上挂满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和焦急不停的踱步。

上次,在我回国探亲休假,当我踏进黄土地上小山村,走进最熟悉的家门的那一刻,我母亲那张慈祥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灿烂的笑容,开始用“咿咿呀呀”我听不懂的童语,不停地唠叨!看到远方的儿子,平安回来,让我同时也感觉到,我母亲的思维,依旧是那么敏捷;当我休假完毕,再次离开家门的那一刻,看到母亲那张慈祥的脸上,又滚下滚烫的泪珠,早已打湿了我去异国他乡,遥远的路途!

脚注信息
 Copyright(C)2013-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